关于本次心理周期的二三事

1490

每个月总是有那么几天,心理极度不爽。间接导致诸多生理问题。
问题起因有二。

其一,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部分内容有碍河蟹,已人工屏蔽)。

其二,今天看到朋友分享的《挪威的森林》电影预告,上面写的是现代文学最高峰,话说这本书其实我在初三还是高一时就看过,不过当时我很单纯,单纯的去关注了其中有关做爱的情节,至于文学性什么的,当时实在没发现……前几天,和朋友聊天,他说他看了《挪威的森林》,然后说了其中的种种,他对佛经很感兴趣,还看了罗素的什么个书,名字我忘了,我们还聊了宗教、哲学甚至社会形态的一些问题。感觉这个以前知识上不如我的朋友,一下子高大了许多。当你对着电脑发呆,别人在研究罗素,人与人的差距就这么产生了…这种差距是非物质、非传统的,是精神上、思想上的差距。对我来说由精神上差距产生的压力更甚与物资世界相对有型的压力。

想想我现在看的书与电视节目,厚黑、人格、管理、营销、社会学,其实都是实用主义思想在主导着自己,虽然有少许对知识获取的欢愉,但更多的是迷茫。

我们往往认为人的行为是受其性格或者说自身价值观的影响,这是一个基本归因错误。从社会心理学的观点来讲,人类的行为受自身秉性的影响很小,而更多的是受外在环境的影响。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迷失与追寻始终困扰着我,到底这个躯壳下,多少是自己?多少是社会与时代的缩影?

所谓自身的梦想,有多少是自己的?科学家、宇航员、运动员甚至是世界首富,不过是party、媒体、物质世界赋予我们的梦想,往往过了二三十年,我们才能如梦初醒,原来一切不过是梦中的泡影。更或者我们一直沉浸于此,碌碌数十载。

不由想起织田信长在本能寺最后慨叹。

人间五十年,与天地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放眼天下,海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又想起司马迁,“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毛爷爷对此看法是,为人民服务者,若泰山;为法西斯卖命者比鸿毛还不如。好一座泰山,不知压得多少人喘不过气。

中国有一人叫“愚公”,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冥顽不灵者,但古往今来效仿者居然甚多,刘什么波就是其中一人,妄图搬走泰山,但今天看来也不过是无用功。其中不乏理想主义色彩。不少人是支持愚公做法的,这个支持仅仅是精神上的,这些人就是上面那些如梦初醒的人。这其中还有个矛盾,以我的能力是无法理解的:这些个从一种理想主义中醒来的人,又转而去支持另一种理想主义。

中国还有群人,叫“智叟”,如果上面的愚公叫一小撮“异见分子”,那智叟应该属于相对大多数的明白人。这群人采取的策略是“惹不起你,但我躲的起”,于是上面我那个智叟朋友,选择躲到别处去~我觉着这是一个明智、河蟹、有爱的做法。但这个做法是基于物质与智力的,非智叟所不能为也。

上面两种人其实不是人,因为他们的智力与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社会心理学的研究领域,他们应该属于异常心理学范畴。

仅从我的社会学理解范围来看,中国只有一种人,那就是过去鲁迅(鲁迅也应该属于“愚公”这类人)笔下的看客,今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至于他们对真相认识与否,我是不知道的。这种人应该算是小强,泰山压不死,照样活的好好的。亦像是一只深井中的蛤蟆,以管窥豹,单纯天真的对待着他的美丽世界。这种人是符合社会心理学研究范畴的,他们的行为其实没迅哥儿说的那么恶劣,只是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从众心理罢了,或者是在外在环境下建立了一套良好的自我审查机制,能够很好屏蔽关键词。

我貌似属于小强型的人,追求着智叟生活的同时,想幻想着愚公的故事。

生活中我以现实主义来伪装自己,实则骨子里有个理想主义胚子,有着堂吉诃德的情怀,我幻想着单纯的求知,简单的恋爱,想象着一个没有规则,没有惯性,可以不吃不喝不睡的世界…我想做的只是单纯,单纯的去求知,去追求真理,即使真理是在无法到达的彼岸。

中学政治书曾曰过,“没有无限制自由”,这个必须要否定掉,至少意淫是每个人的自由,你完全可以像我一样,意淫出来一个无限制的自由世界,然后在其中单纯的求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单纯的意淫,因为那是你的自由。

你要怎么理解“意淫”这个词是你的事,反正这个词是出自《红楼梦》的,如果你说我下流,那曹雪芹岂不是下流鼻祖?村上春树也绝对是意淫高手,到现在六十岁了都还是意淫出作品。那个川端康成也绝对不是个好人,因为其经常在作品中意淫来着,好在这种人最后良心大发,自己终结了自己的意淫生涯。资本主义就是这样,随意的给你意淫空间,最后让你意尽人亡。

“死并不可怕”,这话谁说的我不清楚,反正party员是不怕的。如果哪天我不得不去死了,我会先说,“给我个诺贝尔奖吧”。就把川端那个给我就好,愚公刘的那个就别给我了。

感谢party,感谢金将军,感谢意淫鼻祖与诸位师兄,获得此奖后我一定会好好意淫,意出水平,淫出风采!

 

 

以上仅是某人的意淫,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我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好好学习,做个对祖国有用的人,然后代表第三世界的人们去拯救水生火热的美锅人民~

 

 

PS:偶尔听了下披头士,原来这么好听…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