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s at work》中对OSH Park创始人Laen的访谈

1521

为了帮助朋友和极客伙伴,James“Laen”Neal(詹姆斯“拉恩”尼尔)组织并收集印刷电路板的订单给他们。这项服务逐渐成为Laen的全职工作(OSHPark.com),在网上到处都能看到他制造的独特的紫色电路板被用于全球数以千计的项目中去。

拉恩在当地自造者的社区中相当活跃,特别是当地的Dorkbot小组(dorkbotpdx.org),在那里他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帮助了很多人。我就曾经通过拉恩教授的课程,在个工作室中学会了使用Eagle CAD软件来设计电路板。

 

Osborn:那么首先,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是James还是Laen?

Laen:我的名字是James Neal。在电路板自造者圈子中,我只叫Laen。

Osborn:我总是困惑该如何在电子邮件中称呼你,因为无论如何称呼,你都叫Laen。

Laen:电路板自造者的圈子中,每个人都知道Laen是我。而James Neal却是个相当常见的普通名字,在圈子里有很多叫这个名字的人。事实上,曾经有个同名的人与我共事,他的工作跟我一样,年纪也差不多大。当我离开那里的时候,他也另找了一份工作。

Osborn:这对人力资源部来说肯定相当烦恼!

Laen:对他来说也一样!同名同姓肯定相当糟糕。他前三次在我的网站注册账号的时候,注册的账号被其他管理员给删掉了,认为是我在开玩笑。

Osborn:哈哈!好吧,那跟我稍微讲讲你是怎么加入自造者社区的吧。是什么使得你开始做这一行的?

Laen:嗯,当我还是个小孩儿的时候,就对电子技术方面的东西感兴趣了。但那个时候,电子技术的课只教授像“让我们点亮个LED”或是“让我们用555定时器做点事”这样简单的东西,而微控制器在当时还不是电子技术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我对计算机之类的东西更感兴趣,所以对电子技术有点脱节。2008年的时候,我看见了个自造者博客中的视频——“Arduino简介”。那是个以万圣节为主题的项目,它展示了通过使用Arduino微控制器来交互控制电子设备是多么的容易。虽然那只是个使LED闪烁的项目,但它如此的简单使我大吃一惊。

Osborn:哪个早期的项目使你最有感触?

Laen:真是个难回答的问题啊。我想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一个项目,那时我正在浏览SparkFun的库,看看能够用哪些不同的工具来做点什么。然后,我找到了整套将GPS放置在其他设备中且成本低廉的工具。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做一个GPS的记录仪放在我妈妈身上。我妈妈经常在夏天长途远足,有个这个记录仪,她就可以记录下她的旅行,将她走过的地方和海拔绘成图表以及所有类似的东西。

Osborn:你的意思是:你仅仅是浏览SparkFun库,在它的可能性方面有所突破?
Laen:是的,我想就是它的可能性使我有了很深的感触。

Osborn:那你能清楚的记得谁对你有过影响么?

Laen:那必须是在Adafruit的Limor Fried。她做的就是我真正喜爱的那类事情,“WOW”。她将她所有的项目以及开发文档都免费的开放出来,这真是太酷了!作为一个从过去的Unix系统走过来的人,当我看到开源软件与开源硬件协同工作时,是多么的受到鼓舞。

Osborn:给我讲讲你是怎么逐渐开始提供印刷电路板这项服务的吧?

Laen:我开始提供这项服务的时间,我觉得应该是09年末、10年初的时候。现在它叫做OSH Park PCB订购系统,从DorkbotPDX PCB订购系统发展过来。DorkbotPDX是我们当地的电子技术小组的名称,差不多是在2008年我开始对电子技术感兴趣的时候同时成立的。那时,大部分的组员才刚开始学习如何设计电路及电路板,然后就是找厂家将设计好的电路板生产出来。当时,我们都找中国的电路板印刷厂生产我们设计的电路板。当拿到生产好的电路板时,总共大约要花费我们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因此,我在市场中调查了下,发现我们在Advanced Circuits订购母板只需三天就能到手,拿去生产电路板到再拿回来,也只要一周的时间。这就是我如何开始提供印刷电路板这项业务的。

Osborn:真的很需要“自挠其痒”(it means for you to satisfy yourself, as only you know how best to do so.)或者说,为你的伙伴和在Dorkbot组里的制造商解决了个难题。好吧,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电路板选紫色?

Laen:那是个有点幸运的意外。当时我换了个供应商,现在的这个供应商在电路板的颜色上有很多其他的选择,而不仅仅是绿色。然后,这个供应商从Nuvoton带了块ARM的小型开发板到Dorkbot来。而那块板子恰好就是那种我喜欢的华丽紫色,“我就要这个颜色了”。这就是为什么选择颜色的原因,而且我也很喜欢那种“我能够通过浏览Flicker(一款照片分享软件),就知道其他人做的板子哪些是由我提供的”的感觉。我还喜欢看看其他人用我的开发板做了哪些开发、应用,因为我现在不怎么做开发与应用了。但我仍然喜欢帮助别人做开发。这就是使我的板子更具有辨识度的原因:当我浏览社交网络中的信息时,能很轻易的找到我生产的板子。

Osborn:不论你是否喜欢紫色,你不能否认的是紫色具有很高的辨识度。我在各个地方都看到过你的板子,它们毫无疑问都是OSH Park的板子,因为那独特的紫色和金色。我喜欢上Tindie(网站),当每天看见新奇的项目时,我喜欢那种“我知道这些电路板哪儿来的”的酷酷的感觉。因此,我认为紫色确实对你来说太合适了。

Laen:是的,我真心喜欢紫色,它对我来说太好看了。我喜欢它跟金色搭配时的样子。我真的喜欢看见那些使用了我的板子的项目在网上公开以及他们的成功有我一小部分的功劳的感觉。

Osborn:我不知道其他的电路板印刷服务商是否有像你那样提供网页界面。就我个人而言,我仅仅是上传我设计的电路板,然后用你的错误检查服务来检查我的设计,结束我的设计流程。我只是上传它,然后就能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在这之前,我要在两周之后才能发现错误。这就是我喜欢使用你的服务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如果没有错误检测这个特性,我将要浪费大量的金钱与时间。

Laen:当现在这个系统还不叫OSH Park PCB订购系统,而叫Dorkbot PCB订购系统时。人们只能够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们的设计文件给我,然后我将这些设计在母板上实现,当这些母板回到他们手中时将花费一两周的时间。而且他们常常会说:“嘿,伙计,怎么这些全都搞砸了?”我只能回答:“额,设计文件就是这样的。”Gerber文件往往有点令人困惑,因为它采用你俯视电路板那样的方式布局。当你对电路板顶层布完局,然后从底层看顶层时,它是左右反转的。因此,我真的想展示给人们看,当他们拿到他们设计的电路板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因为,这样就能够减少他们发邮件来说“嘿,这不是我想的那样”的次数。那些总是发邮件的人,基本上都是他们设计的电路板与实际生产出来的不一样的人。而我提供的服务,真的减少了他们的失望次数,也使我很高兴。

Osborn:这真是个杀手锏。你能给我个粗略的估计你生产了多少块电路板吗?一次生产周期或仅仅是个常规的估计都行。

Laen:好吧,产量真的增长了不少。以前差不多是一块母板一个月,一块母板大致上能够生产80到110块设计板。最开始是差不多一个月100块设计板,然后是一周100块设计板,到现在是一天100块设计板。

Osborn:额,现在增长到了每天生产100块设计板?!

Laen:是的。

Osborn:这真是太震惊了!尤其还有很多保守的估计。

Laen:真的是太多了,我也没办法说出具体的数目。

Osborn:真难以置信。我曾看到很多人在他们的产品中使用你的板子。他们使用你的板子并在上面销售自己的产品,而不仅是用你的板子做样板,而是真的销售用紫色板子做的产品。Laen:当我在寻找我的晶圆厂时,还有另外一个要求:我要确保我的产品质量很高。我的产品的利润率微乎其微,因此我真不能承受太高的返修率。我们现在选择的晶圆厂,他们更多的是为摩托罗拉公司提供产品而不是爱好者。他们的设计标准我认为是每3万块板子中有1块是坏的,我觉得这很重要:当你拿回你设计的板子时,你能信赖它良好的质量。

Osborn:给我讲些制造商在紫色版子上面开发的有趣项目吧。

Laen:有很多这样的项目,而我喜欢那些面向教育的项目。韦恩和莱恩是一个组的开发者或者说是一对在明尼苏达和宾夕法尼亚的制造者。他们设计成套的设备教人们如何通过表面贴装或焊盘来焊接,并且还教他们如何编程。所以板子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而我很喜欢他们的项目。不论何时,当我在屏幕上看到奇怪的事情时,总是想更了解这些事情。我曾经看到过一个时间旅行器,不知道它的原理,所以想知道在它背后的故事。

Osborn:他们有通量电容器吗?

Laen:有很大一个通量电容器。

Osborn:他们是表面贴装的还是通过焊盘焊接的?

Laen: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技术,所以应该是焊盘焊接的。

Osborn:哦,那样很好,至少他们把它做出来了。

Laen:我见过很多人做的不同的单颗效果器(模拟声音的设备),例如吉他效果器。我觉得那很酷。有个在安大略的DJ将夜店常见的声音全部做成了一个MIDI效果器项目。那是我目前为止生产过的最大的一块板子,我觉得差不多有一平方英尺那么大。他送了我一张用那个效果器制作的专辑和一段它工作时的视频,我觉得真是太棒了!

Osborn:人们总在谈论“自造者运动”以及它是什么。如果你问五个人它是什么,你可能会得到五个不同的答案。你怎么来看这个运动呢?

Laen:我认为,由于现在我们拥有个人制造样板的那些能力,才使得“自挠其痒”的意愿成为可能,进而产生了“自造者运动”。像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通信与控制制造厂现在在自造商社区都很常见了。20年前很难做到的事情,现在变得很容易。我认为这些变化使很多人心中产生了很多想法。曾经,你可能会说:“好吧,洗碟机坏了。艹,我们又得在修理工身上花一大笔钱了。”现在,你可能会说:“嗯,我能先测量下,然后自己3D打印出坏掉的地方,换掉它,还能使洗碟机更好工作。”你能改正别人在你生活中所做的所有设计上的错误,还能与他人分享你所做的改进。

Osborn:这看起来会对大规模资金项目造成巨大的冲击。现在人们整天都在谈论Teensy 3、 Digistump,然后是像Ouya游戏控制器这样的消费产品。很多都是在以前不可能进去市场的那类东西。几年前,如果你说你正在做基于ARM芯片的开源游戏控制器并准备出售它,与任天堂竞争,那真是件可笑的事情。人们会边窃笑边说“是的,你会成功的”的。他们为Kickstarter募集了9百万美金,现在他们却只能开放资金,让外面的人来做。他们能够募集资金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所拥有的背景、专业知识,以及人们信任他们。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是否见到了更多这样类型的项目,或者说你是否看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购买车库里或草根阶层生产的产品而不是那些大企业生产的产品?

Laen:我希望如此。我认为当你将件工作到处推广后,许多事情都变得容易了。我认为过去有很多产品都只有很少一部分的消费者,没有一家大型制造商会愿意生产这些产品。而现在你能说:“你知道么?我将要生产它,看看是否有人喜欢这东西。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我的生意就能够循序渐进的成长,再扩展去做其他新的东西。”在过去,这样是不可能让你说服一位投资者的。现在,你要么能说服很多的“支持者”,他们不过是想要你那有趣的项目,要么你可以先做一两套成品,在Tindle上销售它们,看是否有利润可言。如果有的话,你就可以扩大生产规模。我认为这样很有意思。

Osborn:现在有很多新科技公司,例如100 3D打印机公司。

Laen:他们去年充满了自造者主义。

Osborn:昨天我在TechShop,见到了一家叫Type A Machine的公司,他们生产像大众汽车那么大的产品。哈哈,我有点夸大了——但是产品的尺寸也差不多有小的……

Laen:桌子?

Osborn:差不多有小的咖啡桌那么大,上面有大量、大量的开发平台。那是台怪兽,但也只不过是十多家公司中的一家。

Laen:差不多有上百家这样的公司。在Shapeways的员工,他们拥有真正高端的3D粉末打印机,能够用冶金粉末快速的打印出一层板子,也能够“滋滋滋”的快速融化掉这一层,有一套相当好的解决方案。

Osborn:关于打印技术最酷的一点是:当它打印时,它能够给打印的东西上色,所以你能得到一个彩色的物品。我在TechShop看到的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是,一个高压喷水器能够能够切割8英寸厚的钢板。不是说现在的科学技术有多么先进,而是因为现在每个月花几十块钱我就能够使用。那些先进的科学技术对我来说并不全都有用,但是我能够使用它们的事实令人震惊。

Laen:是的,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开拓了你想象的空间。

Osborn:嗯,你不必在被你车库里面的工具所限制了。

Laen: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有激光切割机,但我可以将东西送到Ponoko,一周之后拿回我想要的任何东西。我做了一台小型扫描仪,你可以将你的Iphone放在上面,就能得到更清晰的图片文件。它花了我差不多50美金,还用了块切割好的上等木材连接起来。你将你的手机放在上面,它就成了折叠起来的即时文档扫描仪。

Osborn:我觉得有个Kickstarter的项目也是做这个的,好像也是50美金,不过它们是用很硬纸板做的。“我才不会为了一块硬纸板而花费50美金”。

Laen:“给我PDF文档,我将要自己定做它”,用聚合物或丙烯酸塑料之类的东西。

Osborn:另外,因为它不是Kickstarter的项目,所以你能按时拿到它。在那个领域里我觉得有意思的是Thingiverse。这个专门存放能够打印的物品的地方,对我来说是很震惊的,但也引发了一些争议。网上很多人都在担心3D打印技术,像“如果我能够扫描并打印出一个3D的东西,那会发生什么事情?”之类因为价钱的原因,人们在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Laen:实际上重新制造东西的花费大大减少了。现在有专门的软件,通过你的智能手机扫描某个东西,“哒 ”的一声后,你就有了张可以自己打印该物品的像素图。几天之前还有些关于这个的新闻。

Osborn:对于那些从未接触过自造者文化的人,你对他们加入到自造者的行列和开始学习这些事情,有什么好的建议么?对他们有什么推荐的东西么?

Laen:我比较喜欢新的Adafruit学习系统,它的学习课程棒极了。

Osborn:我曾经看到过一些只不过比数据手册高级点的“新手教程”,就像“这是些甚至未经过编译的代码,祝你好运!”之类的东西。

Laen:对新手来说,你需要让他们在开始的时候有点信心。我们能从失败中学到很多东西,但为了学到那些东西,你在开始时得有信心,这是个艰苦的过程。

我们曾在Dorkbot遇到过这样的人,他刚加入时就说:“嘿!这有件我想做的有意思的事情,对这件事我有个想法:我想将跳舞毯加到计算机上。”其他小组的成员会说:“好吧,给你,这是Arduino。”实际上,这些新人需要的是有人能手把手的教他们如何将跳舞毯加到计算机上,并给他们写一些示范性的代码。他们有了他们的第一个项目,能够通过他人的帮助开始这个项目,然后更多的实践学习,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个电子技术的项目。这并不是非常好的项目,但是个不错的开始。在基础学校上电子学这门课时,我的感受是:“好的,我让555定时器闪烁了,那么现在该做什么呢?”然后,你再也不能进一步的做点什么了。

Osborn:新的Adafruit系统确实不错,但它出来好像并没有多久。

Laen:是的,我是通过MAKE视频来学习的——我甚至不确定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视频,好像是叫Thursday maker,或者之类的名字,我忘了确切的名字了。

Osborn:听起来找个本地的人来帮助你是个不错的建议?

Laen:是的,找个你附近的人来帮助你。

Osborn:找个类似导师之类愿意帮助你的人。在你做第一个项目时,他能帮助你完成它。

Laen:绝对应该这样。这个国家到处都有电子技术小组。如果你住在大学城里,你可以去大学里的电工系,瞧瞧他们公告板上的东西,会帮助你找到这些小组的。Dorkbot里的小组都相当好,但我认为Dorkbot Portland在这些小组中独一无二,因为我们每周一都有一次大会。

Osborn:你几次都提到Dorkbot,你能给我们讲讲只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以及你是如何加入他们的么?

Laen:Dorkbot是个人们用电子技术及设备来干些“奇怪”的事情的地方,它最初的宗旨是将电子工程师与艺术家结合起来,做出具有艺术气息的电子产品。在大多数地方,你参加一个会议,出席的人都做过些有意思的东西。而在Dorkbot波特兰,那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社交时刻。Dorkbot可能关注电子产品比艺术稍微多点,使组里面的有些人有点懊恼。

Osborn:如果你到处看看,自造者这件事对你所在的城市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从中诞生的项目却有代表了该城市的特点。例如,在波特兰附近有很多IT公司,他们都参与了这些电子技术爱好者小组,那里有很多制造微控制器或Arduino兼容板的底层黑客。

Laen:是的,这就是我喜欢这个小组的地方,那里有跟高层黑客一样多的底层黑客。对于普通的自造者,大多数的人都只会说:“嘿,我有个不错的点子!这是个传感器,当你走进来时,它就会开灯。”之类的东西。这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是吧?但它不是个成品,而是个不错的艺术品,你能在“这是个艺术项目”的保护伞之下,探索与各种电子设备交互的不同方法。有些人觉得这很有意思,另一些人却不这样想。这只是件艺术品,它需要成什么样并不重要。

Osborn:这真的很随意。就像人们边喝啤酒边谈论正在自己的车库里制造的东西以及自己对它的激情。

Laen:组里的交流都像那样的轻松愉快,这正是我所喜爱的。一年前,有个家伙将许多石膏面具挂到了墙上,并弄了个摄像头来监控。当你从旁经过时,所有的面具都盯着你看,并且跟着你转动。真是棒级了!跟它互动真是太有趣了,这也是个极好的使用技术的例子。

Osborn:

Laen:差不多吧,我认为所有的好项目都是这样。“平庸的项目难以创造历史”,熟话是这么说的吧?

Osborn:确实是这样。你对那些手上有个项目并准备将它做成产品,推向市场的人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Laen:只管去做就是了。先从小的开始做起,慢慢扩大规模。尽可能的与他人分享你的项目,然后听听别人的反馈,看怎么才能将它做成不只是你感兴趣而是其他人都感兴趣的项目。因为,也许有人会说:“嘿!我曾经遇到过这个难题,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但不是所有人都遇到过这个难题,或者说它跟其他人想要的很接近。因此,调整你的项目使它对其他人有帮助对你的项目是好的。这可能跟我是个技术支持人员有关,我的日常工作是IT,帮助他人是我的热情所在。我想要帮助其他人完成他们所做的事情,因此能够优化某些事情让其他人觉得它很有趣使得我很高兴。

Osborn:我觉得使一个项目成为产品,重要的事情是先在它背后建立一个社区,然后再获利。这就是你如何经营你的业务的,先在它背后建立个社区。我认为这是所有的Kickstarter项目的基本模式。

Laen:是的,我赞同你的说法:先看看哪些人喜欢在一起设计板子。

Osborn:对于OSH Park,你下一步计划做什么呢?你有什么有趣的计划呢?

Laen:嗯,为了能全心全意的经营它,我最近刚辞去了我的工作。同时,我接手了BatchPCB,它提供给客户的服务与SparkFun类似。

Osborn:哇哦,真是太好了。你又能继续拓展你的业务了。

Laen:是的,对此我很激动。将OSH Park作为全职工作并不是我最初的目标,但我很激动我有机会做这件事。

Osborn:我肯定会继续使用它的,谢谢你,Laen。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